缅怀郭林老师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您现在的位置:抗癌之窗 >> 家属专栏 >> 朴实农民照顾癌症妻子十年累死在病床边

朴实农民照顾癌症妻子十年累死在病床边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2-05

朴实农民照顾癌症妻子十年累死在病床边 

引子

4月4日凌晨5时许,周宁县中医院,52岁周宁农民郑木全突发心律紊乱,死在妻子病床边。在妻子身患乳腺癌十多年里,这个纯朴的男人一直坚守着病床上的妻子,希望妻子有朝一日能够病愈,但最终他自己却先倒下了。医生检查的结果是———郑木全心律紊乱可能是基础病因加疲劳所致。

老郑,就这么倒下了

4月7日,周宁县中医院病房内。

“嘘,他太累,让他休息一下!”

“喂,你怎么还不醒来,我手疼得厉害!”

“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去了啊!”

……

病床上,44岁的张奶花使劲抓着床单,一下子号啕大哭起来。

张奶花是郑木全的妻子,身患乳腺癌十多年了,现在已到了晚期,至今还躺在医院。

“我妈这几天总是这样,这样会让她好受点!”病床旁,老郑的大女儿颤抖地说完话后,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郑木全和张奶花一共有四个孩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因为母亲的病,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到外地打工去了。这次老郑出事,在外打工的儿女都回来了,因为他们接到舅舅电话说:“你爸太累了,快撑不住了!”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回来后,面对的居然是父亲的离去。

大儿子郑国强是在4月3日下午连夜赶回周宁的。他在医院见到父亲时,老郑一脸疲惫,显得很憔悴。看到儿子回来,老郑还“埋怨”说怎么在工作时间就跑回来了。当晚,郑国强和父亲挤在母亲旁边的一张病床上。“但他一夜都没合眼,老是担心我妈的手,于是又起来了。我妈患病老是手疼,我爸几乎每天都要帮她捏到半夜三更。”4日凌晨5点多,“我爸刚躺下没多久,我突然听到一阵粗重的喘息声,然后便发现我爸突然眼睛睁得好大。我赶紧叫来医生,把他送到急救室。”一阵忙乱后,老郑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可他的眼睛再也没睁开过。

郑国强再也说不下去了。

关注理由

一位纯朴的农民,十年如一日地照顾患癌症的妻子,最终累倒在妻子病床边,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个身患癌症的少女,她才13岁,她渴望美好的明天,但巨额的医疗费用比癌症更让她和家人害怕。这时,一群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尽管她的医疗费还没有完全落实,但只要有爱,就会有希望,只要有爱,她就有活下去的勇气……

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这个为救治妻子,始终不肯放弃的农村汉子?是什么样的力量一直在支撑着这群伸出援手的志愿者们?答案终于找到了。

总有一种力量,它依然在人们心中流淌;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感动;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看到希望……

这种力量,来自于人们内心的爱,一份深沉而真挚的爱。

当下,全国掀起了社会主义荣辱观学习的高潮,越来越多的人都以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为行为准则,知荣明耻。作为一份负责任的媒体,我们也责无旁贷地要宣扬洗涤人心灵的“荣”,唤起人们内心崇高的道德。

上街乞讨,为妻子买扁肉

“没事,我撑得下去!”十年了,老郑的亲人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但他还是没能再撑下去。

十年前,张奶花的右乳长了个花生般大小的硬块,隐隐作痛,医生说是肿瘤,应尽早切除。可家里经济本就不好,6岁的二儿子玩爆竹时,炸瞎了左眼,急需用钱。张奶花的手术就搁了下来。几年后,张奶花身上的肿瘤长到碗口般大,皮肤开始溃烂。到医院一查,是乳腺癌。

郑家位于周宁县泗桥乡常源村西洋中的一个自然村里,距离周宁县城40多公里。为给妻子治病,老郑借过高利贷,硬是把妻子先后送到了宁德、福安、周宁多处医院看病。几年下来,张奶花治病的钱就已经花了20多万。

“这些年来,天天都有人来找他要债!”村里的乡亲说。催债的人来多了,老郑怕家人担心,悄悄地把债主拦在门外,低声下气地恳求他们宽限还钱的时间。有时被张奶花看见了,她一着急,就冲着老郑说:“不要再治了!”这时候,老郑总是装作没事的样子安慰妻子:“没事的,你很快就会好的,我都和这些人说了,他们不会来了。”每次这样说完,大伙儿都能看到,老郑总是一个人跑到妻子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哭。

“他白天靠帮人烧炭、搬石头做苦力挣点钱,晚上就守在老婆病床边帮她捏手,安慰她。”亲人们说,2003年,老郑送妻子到福安治病时,看妻子疼得厉害,想煮碗馄饨给她换换口味,可掏遍了身上的口袋,也凑不够两块钱。实在没办法了,他居然跑到外头乞讨,讨到钱后买些好吃的给妻子补身子。后来,旁边病床的病人家属见了,把鸡肉分了些给他吃,老郑闻了闻,就把鸡汤捧到了妻子面前,说自己在外面吃饱了。后来,张奶花才知道,那时候,老郑常常一整天没吃一口饭。

临走,郑国强悄悄告诉记者,家里还有个小妹妹,14岁了,正念六年级。其实,乡亲们也不明白,家里都揭不开锅了,老郑为什么还收养别人的孩子,并一直供她读书。可老郑总是憨厚地笑笑。

他觉得欠女儿太多了

为了妻子的病,这么多年来,老郑觉得欠自己儿女的实在太多了。

老郑的三女儿郑金萍15岁辍学了,跟着二哥到上海。兄妹俩给一个工厂送货、做饭,一个月赚400多块钱。两个十几岁的孩子,省吃俭用,把每个月的开支控制在100块以内,攒下的钱全寄回了周宁。

对此,老郑一直很内疚。他知道,金萍打小爱读书,门门功课拿第一。从小,老郑就喜欢把女儿抱在膝上,听她用稚嫩的声音背唐诗。他曾答应女儿,只要她好好念,将来一定供她上大学。可金萍念到初二时,这个做父亲的再也供不起她了。去年,小金萍背着沉重的行囊,夹在一群农民工中,挤上列车,外出打工,老郑望着女儿柔弱的背影,偷偷地哭了。

今年春节,金萍兄妹回周宁过年,小金萍用积攒的50元零用钱,给父亲买了双皮鞋。老郑乐坏了,捧着鞋,用长满老茧的手,摸了又摸。春节,老郑美滋滋地穿上新皮鞋,到亲戚家串门,逢人就说:“这是女儿给我买的……”

看到父亲兴奋得满脸红光,再瞧瞧父亲脚上锃亮的皮鞋,身上打着补丁的衣裤,金萍的眼圈红了。十年来,父亲没添过一件像样的衣服,身上穿的、脚下穿的都是亲戚们送来的旧东西。“当时我就跟爸说,等明年攒了钱,再给他买套漂亮衣服。可如今……”提起父亲,金萍泪水立即滑落下来。

春节过后,金萍兄妹要回上海。老郑把两个孩子一路送到车站,临行前,老郑拉着女儿的手不放,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车子开动了,老郑突然追上来,冲着窗口的女儿大声喊道:“等明年你妈的病好了,咱就不打工,爸借钱送你回学校。”金萍把头探出窗外,看到父亲满是皱纹的脸上满是泪水……

周宁群众纷纷捐款

老郑照顾妻子的事情,周宁县中医院一些病人以及家属都看在了眼里。老郑去了后,不少人感叹:“真是一个好人哪!”

周宁县中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老郑突发心律紊乱可能是基础病因加疲劳所致。在老郑去世的当天,周宁县中医院立即发了倡议书,倡议全院医务人员为张奶花捐款。倡议书一贴出,许多热心的病人家属,以及当地群众都自发到医院来捐款。一名医务人员告诉记者,几名群众捐款时,都不愿留名,钱虽然不是很多,但都是大伙儿的心意,也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帮助这个可怜的家庭。

据统计,截至昨日,周宁县中医院已经收到捐款5405元。

所属类别: 家属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战胜癌症的良方:
健康的精神  对症的药物  适合的锻炼  必要的保障


扫描访问手机版网站

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