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郭林老师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您现在的位置:热点文章 >> 见证生命

见证生命

浏览次数: 日期:2013-02-26

 

见证生命

(站长纪实)

手术

今天是手术的日子,昨晚伴着病房中病友与家属的酣声和偶而轻轻的说话声,一宿精神亢奋,脑子乱七八糟像团乱麻说不出都想些什么,只直到半夜三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早上被病房叽叽喳喳说话吵醒,已是近八点。平时最晚七点大家都起来洗漱,今天我睡过头了。

手术前两天就不能吃饭打上了点滴,今天心里七上八下目光呆滞的看着大家吃饭。

进了医院就没有任何讲究了,男病房多是女士陪床,女病房多是男士陪床。护士一上班就来到病房背皮、插尿管。此时已我已没有丝毫的尊严,只能在众目睽睽下象面案的面团,任意由护士小姐摆布了。

我知道每天的手术病人九点就要进入手术室。看着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更加忐忑不安。

爱人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我说:“每天都有人做手术,大家都没事,你也不会有事的。做手术切掉了,咱病就没有了。”她的开导我有些镇静,但心里仍在嘀咕“马上就要开膛破肚,杀牛宰猪的血腥场面,必竞与手术有相似之处。”

我的老姨比我大四岁,她喜欢唱歌,自小在她的影响下我也喜欢唱。中学三年时逢文革文化课没学啥,一直在青岛39中宣传队,最时髦的样板戏耳熟能详。养生成了高兴时唱,苦恼时也唱,平时触景生情也要哼哼两句的习惯。

爱人看我还是心神不定便说唱两句吧,心里豁然开朗,何不唱个歌镇定一下,但是唱什么呢?这时护士大声来催促:“六号三到手术室”。护士的喊声使我突然想到了京剧“红灯记”中李玉和唱的片断“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眼前显现出李玉和大义凛然赴刑场场面。呵呵,只当是受一次刑法吧。虽然不能出声只是在小声哼哼,但是这使我镇静了许多。

以前只在电影、电视中见过手术室,今天我亲自走进了手术室。手术床在屋中间,上面无影灯,周围点滴架、移动器械架。这不是梦、不是幻觉,今天是真的我,一会我将是什么……?看样子空调开的时间不长,我觉得手术室有些凉意,换上了手术服躺在冰凉的手术床上,瑟瑟的打了几个冷颤。

头顶的无影灯亮了,七、八个只露出眼睛的医生进来,其中最胖的是麻醉师,这个人病友曾给我指认过,吴主任、李医生、韩医生……我一一的辨别着。先是麻醉医生让我侧过身子在腰椎上扎了一针,进入脊椎的瞬间我感到这个针头像锥子一样粗,打完后又让我又平躺了过来。

我慢慢进入了迷糊的状态,耳旁响起了放置器械与摩擦的声音。我的身体轻飘起来,完没有疼痛感觉反而感觉非常舒畅与安详。

在我十天前确认为癌症,“死”字就在我脑海中扎根,一瞬间脑子掠过:“人如果这样离开人世,岂不是一大幸事……”

我直觉的感到肚子被凉刀子切开,后又觉得的会阴部有刀子在切,我突然想到术前不是说好尽量保留肛门吗?为什么……?我“啊”了一声而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待续)

 

 

 

 

苦夜

“醒了!醒了”我的耳边听到了亲人们熟悉的声音,我又迷糊了过去……。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眼前出现了亮光。我才清醒的知道我手术后醒过来了。睁开了眼看病床旁的爱人、亲属都在俯看着我,我轻轻的问了一句“几点了?”“四点了!四点了!”大家回答。

我感到头部没有枕头,身体沉痛犹如灌了铅,看到身体插了四根管子,导尿管、腹腔引流管、左手是点滴管、右手是输血管。会阴部犹如塞了一块木头疙瘩,两腿两手都动弹不得。

我与爱人家的兄弟姐妹,围在床边大家表情是是勉强的欣喜、茫然的无耐。

“大夫说:‘手术很成功,看见的都切掉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医生的行话,对每个病人都会这么说)’”“病切掉了咱们好了”“不要打扰他让他再睡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我心里是一片茫然与麻木,对谁也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逐渐离去,只留下了爱人与我姐姐(我在家排行老二上面只姐姐)。可能是麻药劲过了,我渐渐感到身体越来越疼,特别是胸部往下,骶骨、会阴,腰椎就像断了几节,想活动一下,又一点动弹不得。我如强忍着疼痛心里想到,李玉和的酷刑就是如此吧!

疼痛越来越利害了,我忍不住和爱人说了。“这么大的手术肯定会疼的,咱坚持一下,会过去的。”爱人安慰我说。

但是疼痛又加重了,好象无数个锥子在钻我的腰椎与骶骨,我疼的出汗。爱人也看出了我疼的不轻,找来了医生。医生却不以为然的说:“正常,手术后都会这样!”。“我受不了了,快打止痛针吧!”我赶紧说。

“你要打就打吧”医生说。

护士过来打了一针,我疼痛渐渐的轻了,身上舒服了很多,心里想这一针灵丹妙药多少钱都值啊!此时我看一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时间不到十二点,疼痛又逐渐袭来,感觉比原来的疼痛更加剧烈,我又要求打止痛针。这次止痛效果大打折扣了,打上以后疼痛减轻的不大,不如第一次效果好,仅过半小时疼痛就卷土从来了。

在我的要求下又连续打了两针,最后一针完全没有了缓解疼痛的任何作用。爱人与姐姐不断安慰“坚持一下、坚持一下”“会好的、会好的……。”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她们也不知想什么办法好了。

人间怎么会有这样生不如死的痛苦,还会疼多长时间……。此时我是全世界最痛苦的人,剧烈的疼痛中“死”字又跳出来占居了我的脑海,我要是能走动从漆黑的窗户跳下,一切都会结束……,此时已完全理解了因病痛而自绝的人。

可我一点也不能动,抬抬腿,伸伸胳膊都是一种奢望。爱人与姐姐一会给我捋脚,一会变换着给我腿窝垫上枕头,全身只有这两个地方能动啊。

输血管六点多就拔了,八点多头垫上了枕头,点滴管下半夜二点多才结束拔掉。胳膊终于可以活动了。

疼痛难耐,我只不断的问几点了?“二点、二点十分、二点十五分……”她们说。

此时,时间像是被疼痛拉长了,过的太慢太慢,一秒、一分都是那么漫长……。

 “唱个歌吧……”爱人又提醒我。

我又想到“红灯记”中的李玉和唱段“休看我带手铐、锁铁镣,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雄心壮志冲云天哪……”。“沙家浜”中郭建光唱段“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啊,烈日炎炎晒不死,严寒霜雪绿葱葱,风雨雷电仍从容……十八个伤病员要成为十八棵青松。”

说来也怪,进入角色唱歌后,疼痛真的减轻了很多。人的精神因素,旳确会释放出强大的生理潜能。

怕影响其它病友睡觉,拔掉输液管后就灭了病房的灯。漆黑寂静的病房中从窗帘缝隙中透进一缕月光,我心里反复的唱着、唱着,不知不觉睡着了……。病魔累了,我也累了,爱人与姐姐也被我折腾的更是累了……。

这一夜终生难忘,1986913日!

(待续)

所属类别: 热点文章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战胜癌症的良方:
健康的精神  对症的药物  适合的锻炼  必要的保障


扫描访问手机版网站

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