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郭林老师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您现在的位置:抗癌之窗 >> 抗癌明星 >> 枯木逢春(卵巢癌肝转移)

枯木逢春(卵巢癌肝转移)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2-06

枯 木 逢 春
邓琦

(邓琦与丈夫在北京香山旅游)

 

        1996年11月8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被青医附院,海军401医院同时诊断为晚期卵巢癌肝转移。伴大量腹水,肚子如十月怀胎,行动十分困难。家人和医生不忍向我透露实情,但从事了三十多年临床工作的我从他们的言谈举止及自身症状已感到了病情的严重程度。

        此时的我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进行支持疗法,减少痛苦,延长生命;二是立即手术,但后果难以预料,若手术成功还有一线希望。丈夫选择了后者,用颤抖的手签了字。

        在连续几天抽出了一万多毫升腹水后,我于11月21日在青医附院实施了子宫、双侧附件、大网膜、盆腔转移灶大范围切除术。病理报告:卵巢低分化浆液性腺癌并盆腔脏器广泛转移。为了为了预防腹水再度出现,造成刀口不愈合,医生使用加强线加固缝合。术后又继续一个疗程 化疗,随即出现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心悸、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特别是肝区疼痛,常使我深夜痛醒,采用了各种止痛措施,但都只管很短时间,医生告诉家人,很可能过不了春节。

        手术的创伤、化疗的反应,使我痛不欲生。 就在我极为悲观的时候,我家人和亲朋无微不至的照顾护理,同志、同学、战友热心帮助,主动陪床、送医送药,一束束鲜花,一份份礼品都给我极大的安慰、鼓励;单位领导、同志的全力以赴支持抢救治疗,是我坚强的后盾,免除我后顾之忧,尤其是去年四月中旬我来到了青岛中山癌症康复学校,并在学校与青岛医学院联合举办的“癌症康复沙龙”上聆听了抗癌明星的现身说法,使我认识到了癌症不等于死亡,从而更增强了我战胜癌症的信心和勇气。

        万事开头难,学校离我家只有一站的路程,但中间需休息4—5次才能到学校,开始练功,我爱人拿着叠椅陪着我,练不了几分钟便头晕心悸,双腿无力。但我在爱人和校友的鼓励中硬是挺了过来,一年多来,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我都坚持练功,随着活动量的增加,我的体力也逐渐增强,除了练郭林新气功,还同其他校友一道参加了太极拳、太极剑、交谊舞,健身器健身等文体活动,以至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康复游览活动,不少人说我现在简直象个运动员。

        一年多来,在我的治疗与康复中,中山学校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学校的康复活动集知识性、多样性、实用性和趣味性于一体,为治疗和康复中心的癌友提供了多方面的帮助。其教学课程有着很强的针对性,使我受益匪浅。通过学习,使我无论从中医、西医,还是气功角度上都对癌症有了新的和更深的认识,使自己从心理状况,生活方式、中西医药、气功食疗等方面都得到很大的启示。学校是个大家庭,共同的命运把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人联系在一起,大家互相鼓励安慰。互相交流信息体会,人间的真情与关爱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

青医附院原准备在我体力好转后做二期手术(切除肝肿瘤)。十一月份给我做了全面复查,十项检查基本正常。特别让我高兴的是肝上的肿瘤已消失,CA125由140降到正常范围。这一切使得连主治大夫在内的许多专家为之惊叹:晚期癌症(IV期)病人恢复到这个程度真是罕见。

患病这一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最难忘的一年,也是我得到的爱心最多的一年,我要继续与癌魔抗争,以无私的奉献回报社会,回报那些所有关心过、帮助过我的人们。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邓琦爱人日记摘抄

1996.11.7日(星期四)
今晚邓琦突然认真地对我讲,她近两个月拉肚子\肚子涨得厉害,采取了多种治疗都没作用,很可能得了癌症。我不相信,尽力安慰她,她哭了,说明天她们刘院长约定亲自为她检查。我预感到情况的严重性。这一夜,我彻夜未眠……。

1996.11.8日(星期五)
上午十点,计委疗养院王医生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告诉我邓琦检查结果不容乐观,盆腔,肝脏都有东西,刘院长已带她到市立医院复查去了。我安排了一下工作跟领导请了假立即赶回家。中午,邓琦从市立医院检查回来,B超报告:盆腔、肝占位待排、腹水。约定下星期一做CT。我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我和邓琦都哭了……,简单地吃了点饭,下午一点便去找玲玲(邓琦在401医院工作的妹妹)带邓琦在401又做了B超、磁共震、CT。

1996.11.9日(星期六)
友好医院王砚林副院长找他丈夫(中医院于主任)给邓琦看病治疗腹水,单文秀主任给邓琦用上白蛋白表示全力保证治疗。晚上邓琦许多亲友、同事、战友来看望她。我太怕失去她了,这么贤慧的妻子、高干子女没一点架子,对我十分关心体贴,可我给她的太少太少,欠她的太多了。我定要尽到作丈夫的责任,只要能治好她的病怎么都行。得到她不觉怎么的,面临失去才觉得可贵。

1996.11.10日(星期天)
这两天我亲身体会到,生离死别是人生第一大痛苦:风雨同舟廿六载,同甘共苦紧相依;为救贤妻渡难关,全力以赴献身心。

1996.11.21日(星期四)
今天邓琦手术。原打算把盆腔和肝脏的肿瘤一起切除,经医院几位专家反复研究,晚期癌症,肝转移腹水严重,同时做刀口太长难愈合,肝动脉血管一动危险太大。故先做妇科手术,待腹水消后再根据身体情况做肝脏手术。我在手术方案上签了字。早上八点邓琦进了手术室,我和儿子及邓琦表哥,还有邓琦单位的同事、战友等十多人一直守候在手术室门外。下午二点主刀医生从手术室拿出被切除的东西叫家属送病理室,两个大网膜长满了肿块、几十只装有淋巴结的小瓶,膀胱上有两个小肿瘤,加上子宫、卵巢瘤等有几斤重。肿瘤广泛转移、我和玲玲看了都哭了,手术做了八个小时。

所属类别: 抗癌明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战胜癌症的良方:
健康的精神  对症的药物  适合的锻炼  必要的保障


扫描访问手机版网站

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