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郭林老师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新增分类1

您现在的位置:气功理论 >> 气功基础 >> 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与方法

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与方法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2-06

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与方法

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与方法包含着丰富的心理学思想。发掘、整理与提高中国古代养生理论的心理学思想,对于推动中国气功特别是中国气功心理学的发展有重要意义。

笔者初步把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与气功心理学关系密切的内容概括如下几个方面:

一、 形体统一论

精神起源于肉体。荀子所说:“形具而神生”,即有身体才有精神。

形神不可分离。汉代桓潭以烛和火的关系说明形神不可分。他在《新论·形神》说:“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烛矣,……烛无,火亦不能独行虚空”。南北朝范续在《神灭论》中说:“形者,神之质;神者,形之用。是则形称其质,神言其用。形之与神,不得相异也”。

祖国医学重视形体与精神统一的观点,认为人的生理现象与心理现象是互相联系的。《内经》指出:“养神者,必知形之肥、瘦、营、卫、气、血之盛衰”、“心为君主之官,主神明”、“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远在两千多年以前,祖国医学就已经既看到了精神活动的物质基础是人体,特别是脑的机能,又看到精神活动能够调节机体统一协调活动。

二、精、气、神统一

精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它在人体生命活动中非常重要。气也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神则是指人的心理活动。中国古代气功非常重视精、气、神,有“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之说。

精、气、神是统一的。《素问》说:“精中生气,气中生神”。《类经谈》:“精全则气全,气全则神全”。各种不同的气功锻炼方法都是固养精、气、神,我国金元时期的王重阳倡导的全真教炼养派,其目的是通过练功达到“全精、全气、全神”。明朝的朱权在《神隐肘后》说:“凡人修养摄生之道,各有其法。……大概勿要损精、耗气、伤神。此三者,道家谓之全精、全气、全神是也。三者既失,真气耗散,体不坚矣。”练气功就是“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气功的锻炼方法,是为了固养精、气、神,增进身心健康,延年益寿。


三、神为生命的主宰

祖国医学认为神为生命的主宰。

《 灵枢·天年篇》说:“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养生论》说:“精神之形骸,犹君昏于上,国乱于下也”。神的形式很多《灵枢·本神篇》说:“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化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各种心理活动都支配人的活动。练功就是人的心理活动调整生理过程,改善精、气、神。

四、养生以养神为主

中国古代养生学重视形神兼养尤强调养神,调形先调神,养身先养心。

《寓简》说:“夫人只知养形,不知养神;只知爱身,不知爱神。殊不知形者载神之车也,神去人即死,车败马只奔也。”《艺文类聚》说:“太上养神,其次养形”。“养神”就是调养与保护心理。养神有方可使人神志清明,意志平和,情绪稳定,心情愉快,气体气血调和,经络通畅,身心健康。“养形”就是调养与锻炼形体,例如四肢、肌肉、关节、皮毛、筋腱等,使形体壮实。养生之本为养神,养生之末为养形。固体壮末,本末兼顾,称得上真正的养生之道。我国古代医学与养生学都强调“养生莫若养性”。所谓养性是指人的心理,如情操、理想、情绪安宁等。神志安宁,性情舒畅,则健康长寿。内经已经指出养性可以长寿。《素问·灵兰秘典论》说:“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

五、养神重德

中国古代养生学很重视养神重德。儒家养生,道家养生都是如此。孔子在《中庸》说:“大德必得其寿。”孟子不仅在养心方面提出“收心”、“寡欲”,而且提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老子强调“恬淡虚无”、“少乱寡欲。”庄子强调:“夫恬淡寂寞,虚无无为,此天地之午而道德之质也。”

内经也很强调养神必重德,才能健康长寿。《素问·上古天真论》说:“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知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所以能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非常重视养神重德,并身体力行。他说:“夫着性者,所以习以成性,性自为善。”“性既自善,内外百病皆不悉生,祸乱灾害亦无由作,此养生之大经也。”

六、心、息、形兼练,强调调心

中国传统医学强调练气功心、息、形兼练,达到身心健康的目的。

练功主要环节是调心(意识锻炼)、调息(呼吸锻炼)、调身(姿势锻炼)所组成。三者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辅相成的。调心在三者之中起主要的、主导的作用。三者在意识的主动控制下,发挥整体作用。练功的过程实际上就是通过心理过程来调整自己的生理过程。

调心就是调整心理状态,在意识的主导下进行机体内部生理功能的自我锻炼和自我调整,这使气功具有生理治疗与心理治疗相结合,生理卫生与心理卫生相结合的特色。这是气功具有祛病、强身、改善心理、消除不良的情绪作用的最根本的原因。因此调心是练功过程中三个环节最根本、最中心的环节。

气功要求“以意领气”、“用意不用力”,就是强调练功时的意识的主导作用。例如高血压病人在练功时,意守丹田,感觉到有气下沉,头脑清醒,血压下降。

调身是松弛肌肉,摆好姿势,是顺利进行调心、调息的重要条件。气功时放松有助于入静,而入精则自然放松。待放松后,不论采用何种入静方法,实际上都是在意识的引导下进行的。气功体现了“独立守神,肌肉若一”的思想。注意力高度集中,则心神不乱,心神不乱则使肌肉活动趋向统一,身体生理活动趋于一致。

调息在气功姿势摆好后便开始了。调息为了调心,两者关系密切。所谓“心息相依”,“息调则心定,心定则气越调。”

七、清静养动,以静制躁

道家提倡清静,强调以静制躁。老子在《道德经》就指出:“静为躁君”。他主张“清静无为”,达到“致虚极,守静笃”的境地。

庄子强调“抱神以静”,“必静必清”,“水静犹明,而况精神”。

儒家认为“静能生慧”。《昭德新编》说:“水静极则形象明,心静极则智慧生”。《精神训》“天静以清,地定以宁。万物失之者死,法之则生。夫静漠者,神明之宅之”《延平答问后录》:“盖心下热闹,如何看得道路出?须是静,方盾得出。所谓静坐,只是打叠得心下无事,则道理始出。道理既出,心下愈明静矣。”

《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陶弘景说:“静者寿,躁者夭,静而不能养,减寿;躁而能养、延年。

苏东波对静坐有研究。他强调“清静专一, 即易功矣。”他练静坐“其效初不甚觉,但积累百日,功用不可量,比之服药,其效百倍。”他在《养生论》写道:“当腹空时,即便入室,不拘昼夜,坐臣自便,使如木偶。”“数出入息,绵绵若存或觉此息从毛窍中八万四千去蒸雾散,自始以来,诸病自消”。

明代医学家龚居中在《红炉点雪》谈静坐功时说:“遇闲暇则入室盘膝坐,心无杂想,一念视中……久久行之,百病不生。”清代养生家曹庭栋说:“平居无事时,入室默坐,常以目视鼻,以鼻充脐,调匀呼吸,毋间断,毋矜持,降心火入气于气海,自觉遍身和畅。”

八、顺时调神

祖国医学在无人相应论的思想指导下的养生理论与方法,很重视顺时养生。顺时养生不仅要求起居适应气候变化,还特别强调生活起居适时调神。这样预防疾病,延年益寿。《灵枢·本神篇》说:“智者之养生也,必须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僻邪不至,长生久视。”

《内经》对顺时调有系统而具体的论述: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尖,养生之道也。”

“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化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以道也。

“秋三月,谓之客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起,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剑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天之应,养收之道也。”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手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季之应,养藏之道也。”

中国古代养生家都重视顺时调神。例如养生家宋直在《养老春亲书·春时摄养》中指出:“时寻花木游赏,以快其意,不含孤坐独寝,自生郁闷。”在《养老奉亲生·秋时摄养》中指出:“秋时凄风惨雨,老人动多伤感。若颜色不乐,便须多方诱说,使彼其心神,则忘其秋思。”

九、七情内伤论

祖国医学关于病因问题就有内伤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的论述。特别强调内脏的疾患与七情失调(刺激过度或持续过长)的密切关系。《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指出:“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并且指出,情志变化有够使气发生变化,故《素问》举痛论说“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同时还认识到心为五脏六腑的主宰,“心藏神”。因此,七情中任何情志失调都可伤心,而心伤就能导引其他脏腑功能的失调。如《灵枢·口问篇》说:“悲哀忧愁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十、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论

祖国医学对疼痛的原理有如下的概括:“痛则不通,气血壅滞也,通则不痛,气血调和也”(《医学三字经》)。各种致病因素侵犯人体,使脏腑经络的气血阻塞不通,皆可产生疼痛。“不通则痛”原理也是适合用于外伤即“形伤则痛”。“诸痛痒皆属于心。”,即心是主宰疼痛的。气血畅通壅滞与情志有关。故有“心寂则痛微,心躁则痛甚。”心主神志、主血脉、主汗因此疼痛反应时往往伴有情绪不快、脉搏变化、汗分泌增多等变化。

十一、入静的心理境界

气功入静后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心理感受。我们将在入静专章中讨论。古人有不少人入静的描写,一些诗人以诗的形式生动地反映出入静的心理感受。这里我们摘举几首诗。

唐代诗人李白在“与元丹丘方城填充谈玄作”诗中形象地描写了他修练禅功的感受。

茫茫大梦中,惟我独先觉。

腾转风火来,假合作容貌。

灭除昏疑尽,领略入精要。

澄虑观此身,因得通寂照。

朗悟前后际,始知金仙妙。

幸逢禅居人,酌玉坐相召。

彼我俱若丧,雪山岂殊调。

清风生虚空,明月见谈笑。

怡然青莲宫,永愿恣游眺。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睡起晏坐”诗中谈了他练功静坐的深刻体会。

后亭昼眠足,起坐春景暮。

新觉眼犹昏,无思心正住。

澹寂归一性,虚闲遗万虚,

了然此时心,无物可比喻。

本是无有乡,亦名不用处。

行禅与坐忘,同归无异路。

白居易在他的诗中有气功心理效应的记载。《静坐诗》云:“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饭似醇醪,又为蜇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无,心与虚俱空”。描写了练功入静时的舒适状态。

《在家出家》诗中云:“中宵入定跏跌坐,女唤妻呼多不应”。

陆游在《好事近词》云:“心如潭水静无风,一坐数千息。夜半忽惊奇事,看鲸波暾目”。他在《咏睡》云“相对蒲团唾味长,主人与客两相忘。须臾客去主人睡,一枕西窗半夕阳”。

陈颢在诗中云:“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水心云影间相照,林下泉声静自来”。

高攀龙静坐吟两首七律诗:

“静坐兆玄非是禅,须知王道本于天。

直心来自降衷后,浩气观于未发前。

但有平常为究竟,更无玄妙可穷研。

一朝忽显真头面,方信诚明本自然”。

“一片灵明一敬融,别无余法可施功。

乾坤治荡今还古,月月光华西复东。

不羡仙家烹大药,何须释氏说真空。

些儿欲问儒宗事,妙决无过未发中”。

这些都是描述练功高度入静后的特殊感受。

所属类别: 气功基础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战胜癌症的良方:
健康的精神  对症的药物  适合的锻炼  必要的保障


扫描访问手机版网站

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